广州消委为大家 维权不分你我他投诉热线:12345
首页 > 消费新闻 > 正文

钟南山:战“疫”不能靠集体免疫 生产疫苗是当务之急

来源:广州日报 发布时间:2020-03-19 10:29:13

昨日,广州市第46场疫情防控新闻通气会(广医附一专场)举行。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领衔团队进行了发布。

 

  当前战“疫”走到了什么节点?对广州而言要如何外防疫情输入?如何看待群体免疫?对这些热点问题,钟南山在通气会上进行了回应。纵观这场长达2.5个小时的通气会,记者将钟南山的回应整理成11个快问快答,带你读懂这场干货满满的新闻通气会。

 

  1.我们对新冠肺炎有何了解?

 

  高传染性高死亡率,仍没有特异性治疗药物

 

  钟南山院士首先回顾总结了新冠肺炎的几大特点:一是传染性高、死亡率高。新冠肺炎有很高的传染性,高于SARS、MERS;同时,相比流感又有更高的死亡率。从全世界来看,新冠肺炎死亡率差异很大,从7%到百分之零点几,这个死亡率是各国干预之后的死亡率。二是新冠肺炎的传播途径,主要经过呼吸道,但不一定是从呼吸道到呼吸道,还包括污染物吸入、粪便等。三是到现在为止,仍然没有特异性的治疗药物。新冠肺炎一旦发展到危重症,治疗会非常困难,虽然目前找到了一些疾病特征,但还有很多没有解决的问题。

 

  2.从新冠肺炎当中学到了什么?

 

  不能依靠集体免疫,生产有效疫苗是当务之急

 

  钟南山:中国通过实践学到了如何防控,即采用强力干预方法。高传染性疾病都有暴发期,根据研究,新冠肺炎R0(基本传染数)平均接近3,比流感等疾病都高。在这种情况下,在暴发中心区压下来,让疾病减缓蔓延时间,让中心区不那么被动。疫情暴发会带来很多问题,所以中国提出联防联控,这有很深的含义。对所有传染病从源头进行控制,是最古老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往后怎么做?不能靠集体免疫,因为新冠肺炎传染性很高,如果让60%~70%人口都得一遍,没有证据表明,一次感染后永远不会再得。所以,我们要生产出有效的疫苗,这是很重要的任务,需要国际合作。

 

  3.中国可以为其他国家提供什么帮助?

 

  任何一个国家没控制好,这个地球就不安宁

 

  钟南山:这样一个传染病,任何国家都跑不掉。传染病是没有国界的。若有一个国家不做强力干预,新冠肺炎疫情都不会消失。所有国家都要行动起来,第一,各国应要相互交流,相互借鉴有效的方法,形成共识很重要。

 

  第二,各国需要相互合作。记得在我们很困难的时候,韩国对中国伸出援手,因为中国在MERS时期支援过韩国。现在中国也是这样,中国不仅对部分国家,对所有国家都持开放的态度。我们走过了一条艰难的路,现在国外疫情暴发了,我们要帮助他国。口罩是很难一下子大量生产的,我们还出口了很多检测试剂。因为任何一个国家没控制好,这个地球就不安宁。

 

  第三,各国需要更多紧密的交流。目前各国科研进度不同,其中包括对疫苗研发和诊断技术,以及传染途径、作用机制、如何治疗等研究内容进行共享。通过共享人类智慧,更快地克服新冠肺炎的肆虐。

 

  4.“中国经验”的核心是什么?

 

  早防护、早发现、早诊断、早隔离

 

  钟南山:近期,我先后与欧洲呼吸学会相关专家进行远程视频会议,与5个国家地区举行会议介绍“中国经验”。此外,3次与哈佛大学的附属医院进行电视电话讨论,不久还将就病理方面展开讨论。

 

  中国的经验在于控制上游,围堵疫情高发区域,在其他地区实施联防联控。当前措施已证实有效。联防联控核心在于早防护、早发现、早诊断、早隔离的“四早”。

 

  在“早防护”“早发现”上,日韩做得不错,比如提倡多居家、多戴口罩,不舒服就看医生。“早诊断”方面,我很高兴从武汉回来不久,疾控中心就把核酸检测下放到医院,但有的国家拖得比较长,三四周后才下放,时间是不等人的。

 

  5.建议欧洲各国政府采取什么措施防控疫情蔓延?

 

  将检测范围扩大到无症状的密切接触者

 

  钟南山:这个世纪已经出现三次冠状病毒疫情了,2003年SARS,2015年MERS,和这一次的新冠肺炎疫情。恐怕是从这个世纪,人类才感受到冠状病毒对人类的影响。

 

  新冠病毒与其他冠状病毒相比有其特点。SARS病死率约10%,MERS接近30%,新冠肺炎病死率在世界范围区别大,均值为1%-2%。除了引起细胞损伤,还引起免疫系统的破坏,从而造成机体炎症的发展。SARS发生以来已经过17年,我们前期非常重视,但也考虑到它可能是偶然事件,没有坚持长期观察。所以这一次我们的准备不完善。

 

  目前,全球的新冠病毒基本传染数R0为3。新冠肺炎从传染率来说,之前有文章曾提到,在持续观察患者的咽拭子病毒载量后,发现患者在发病的前一周病毒载量很高,一周之后开始病毒载量下降,因此,一个看法就是在发病之初该病感染率强。

 

  新冠病毒在潜伏期的传染性比SARS要强,因此,我们此前就非常关注有无武汉等疫区接触史。以前有患者是因为到疫区开会,回来就得病了,和他接触过的同事也被传染了,这就是新冠肺炎病毒的特点,在无症状的时候就已经有传染性了。

 

  因此,大家一定要注意早期发现,关注无症状的人,最大限度地排查,降低其传染率和发病率。我觉得现在国外也很重视了,采取了很多上游的政策,包括禁止他国人员入境,隔离发热患者等。

 

  在中国我们对于很多密切接触者都采取隔离观察,我想在欧洲是不是应该把范围扩大些,除了有症状的患者外,其他密切接触者也应该要进行医学观察,我的看法是应该采取更加积极的办法。对于有症状的家属和接触者都需要检查,这是最有效的办法。

 

  6.是否有特异性的治疗药物?

 

  没有确切治疗方法,磷酸氯喹下周出总结报告

 

  钟南山:欧洲的疫情防控正在往积极、主动的方向发展。对于重症急性传染病,放任是不行的,必须积极干预,重点放在上游防控。

 

  目前,针对新冠肺炎人类还没有很确切的有效治疗方法,但还是找出了一些方法。目前,我们正试验用磷酸氯喹。2004年,比利时一个实验表明,磷酸氯喹有效杀死冠状病毒。磷酸氯喹是老药,很安全,下周我们将发表磷酸氯喹使用的总结。目前看,磷酸氯喹使用后病毒检测转阴平均约为4天,比一般药物要快。同时,我们也在对瑞德西韦进行试验。

 

  此外,中药对减轻症状、加速恢复有一定效果,在实验室的结果已经发表了。临床上中药也起到一定效果,目前正在总结。

 

  总的来说,虽然没有特异性方法,但已经有一些方法,可减轻症状、加快康复,预防患者发展到危重症。

 

  7.医护人员如何更好地保护自己?

 

  首先做好自己的防护,才能防护好别人

 

  钟南山:医护人员要做自我防护,就像每次坐飞机出现紧急情况,第一步是自己戴面罩再帮别人一样,疫情防控也是一个道理,要做好对自己的防护,才能做好对别人的防护。

 

  在武汉,由于一开始不认识,防护意识不够,防护设备不足,所以导致比较多医护人员被感染。医护人员是重要防线,他们若倒下对救治力量影响很大。所幸,其他的省市并没有失手,所以,中国才能组织4万多人去武汉支持,而支持的医护人员都没有受到感染。

 

  8.各国纷纷开展疫苗研发工作,中国疫苗研发开展进度如何?

 

  目前有5个方向,广东疫苗研发盼两三个月内有大进展

 

  钟南山:对于新冠肺炎,疫苗是最根本的。中国在疫苗研发有5个方向:一是全病毒疫苗,2009年H1N1的疫苗就是这类疫苗;二是核酸疫苗,目前美国已初步在人身上做安全试验,中国这方面也发展很快,不久会开展第一期临床试验;三是腺病毒做载体的疫苗;四是基因工程亚单位疫苗;五是流感作为载体的疫苗。

 

  这五种疫苗,中国都发展非常快,疫苗能够保证绝大多数人的生命安全,据说美国9月就可以用在人身上,中国也在赛跑,估计前后不会差多少。

 

  广东目前在做核酸疫苗,处于动物实验阶段,还有腺病毒作为载体的疫苗,正在日夜努力,希望在两三个月能有大的进展。不管哪个国家先做出来,肯定无法供应全世界,需要互相学习,需很多厂家生产,供应全世界。

 

  9.广州的联防联控如何加强?

 

  无症状病毒携带者有传染性

 

  抗体检测不可代替核酸检测

 

  钟南山:广州防控情况不错,广州市累计报告病例354例(截至3月17日24时),还有22例相对重症留在医院。目前,广州有境外输入病例7例。新冠病毒与SARS不同,没有症状的病毒携带者也有传染性,所以我建议各国对无症状的密切接触者也要严格检测。

 

  当前,广州要警惕输入型病例。最重要的筛查方法是核酸检测,抗体(IgG和IgM)检测是辅助。我们发现,从疫情高发国家地区来的人群,有病例核酸检测阳性,甚至强阳性,但抗体还没有出现。因为从感染到抗体增高,需要七八天,所以抗体不能作为唯一标准。之前我们曾经试想可以只检测抗体,但考虑到欧洲很多国家还是疫情开始阶段,推广该方法还早了一些。

 

  此外,很多其他患者,如慢性病和肿瘤患者,也是医院的重要保护对象。这两个多月来,医院没有很好地进行正常医疗。广州医院要一手抓防控,一手抓好日常医疗,不能让病人因为疫情耽误病情。目前,广州160多家医院门诊量达到60%。进行预约挂号是对的,否则医院将成为传染地。医院还要实行“双通道”,医生护士进来要检查,每个病人住院要检查,看看是否有感染新冠肺炎再常规治疗。

 

  10.再谈病毒源头问题怎么看?

 

  病毒源头还不清楚

 

  随便下结论是不负责任的

 

  钟南山:源头和疫情发生地不是一回事。H1N1是2009年首先在墨西哥发生,你能说是墨西哥病毒吗?新冠疫情首先发生在武汉,不等于源头在武汉,这是科学问题,在搞清楚之前,随便下结论,是不负责任的。我记得在一次会上说过,疫情发生在中国,源头是否在中国我不知道。目前,中国已经进步了很多,通过对病毒家系、分子生物学和病毒进化研究,相信未来会有答案。

 

  11.普通市民如何提高免疫力?

 

  分享健康“宝典”:

 

  锻炼心态好、不要吃太饱、早餐要吃好

 

  钟南山:我比较早认识到健康需要投资。年轻时我就比较喜欢竞技体育,工作后就注意到健康生活。到现在我还能为社会干点事,关键还是有健康的身体,还不太糊涂。我觉得最宝贵的几个经验,第一条经验:任何工作代替不了身体的锻炼;第二是心态,健康的一半是心理健康,疾病的一半是心理疾病。我的经历多,心态比较好,很多事情可以一笑置之。第三是不要吃太饱,我从来不会吃太饱,早餐非常重要。

 

  没有全民的健康就没全民的小康。希望大家都可以80、90岁都能为国家做贡献,我们的民族一定会非常强大。

 

  侧记:

 

  逆行的车票

 

  温馨的礼物

 

  火爆的流量

 

  3月18日,钟南山再一次出现在广州疫情防控新闻通气会,领衔发布广州战疫“国家队”如何筑牢最强防线。在长达2小时问答环节中,记者的19个问题中15个提给钟南山,足见钟南山院士的“热度”。通气会还没结束,钟南山就再度登上微博热搜。

 

  现场,主持人还展示了一张车票。这是钟南山院士1月18日前往武汉的车票。2天后的1月20日,钟南山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宣布存在“人传人”现象。

 

  465.5元、二等座、无座、补票……一张普通的车票,见证了大国院士的战“疫”担当。

 

  通气会上,钟南山一如既往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有直面困难的坦率:“我们经过多种尝试,但目前没有针对性的治疗药物。”有专业的学术判断:“无症状病毒携带者也有传染性,要进行核酸检查,不能只进行IgM或IgG抗体检测。”

 

  而随着疫情防控的主战场从中国国内逐渐转向国外,这场通气会出现了不少外媒,包括波兰、日本、塞尔维亚等地的记者同样获得了提问机会。在回应波兰记者的提问时,钟南山用中文回答后,再用英文重复了自己的建议。

 

  作为一名科学家,钟南山的严谨体现在问答的每一处细节。在上一次通气会,钟南山的一句“疫情发生在武汉,不一定源头在武汉”,立刻冲上热搜,引来不少热议。而在“中国病毒论”甚嚣尘上之时,钟南山再次谈到病毒的源头问题。他严肃地解释,源头和疫情发生地不是一回事,目前病毒源头还不清楚,随便下结论是不负责任的!

 

  “我们已长大,担责正当时!”这是战“疫”中90后、00后绽放出的青春力量,钟南山也“暖心”点赞:“这些年轻人很有出息,很棒。中国广大医务人员从来都是白衣天使,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去承担,非常敬业。”

 

  现场也有轻松一面。通气会尾声,9岁的小朋友曹馨文走上台,送给钟南山爷爷一幅亲笔画作,原来,她把钟南山给大家的9条健康建议画成了简笔画。看到小女孩走来,钟南山第一时间起身接过画作,弯下身来听小女孩的话。现场这一幕也立刻冲上热搜,不少网友点赞:“钟老才是值得我们追的星!”

 

  最后,钟南山还不忘分享自己的健康“宝典”:健康需要投资,要锻炼、心态好、不要吃太饱、早餐要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