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消委为大家 维权不分你我他
首页 > 消费新闻 > 正文

《儿童化妆品监督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已发布,提出比普通化妆品更严格要求

来源:南方都市报 发布时间:2021-07-12 17:19:37

随着家长美育意识的增强,不少孩子从小就开始对彩妆产生了兴趣,儿童专用彩妆产品为一些孩子喜爱。但有消费者表示,自家孩子用了儿童彩妆产品后出现过敏、长痘。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儿童彩妆市场产品良莠不齐,甚至还有无名称、厂家等的“三无”产品。

 

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发布《儿童化妆品监督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提出比普通化妆品更严格的监管要求,包括减少配方所用原料的种类,不得使用对儿童安全性尚不明确的原料等。

 

  消费体验

 

使用儿童化妆品后有长痘、过敏现象 

 

  目前消费者购买儿童专用彩妆产品的次数如何?使用体验感怎样?是否有一些担忧?南都记者就此给多位家长发放了调研问卷。大部分家长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孩子在幼儿园的时候就会对眼影、腮红等美妆产品产生兴趣,除了一年几次的表演会使用儿童成人混用的化妆品,平时孩子也会和几个孩子凑堆玩使用儿童彩妆产品。

 

  家长叶女士表示,前年给孩子买过一次儿童彩妆套装。“是一个韩国的卡通公仔的一个牌子,包装粉粉嫩嫩的,挺可爱。”里面有一个玫红色的腮红、粉色蓝色紫色的眼影、一支水红色一支芭比粉的口红,还有一支浅蓝色一支粉红色的指甲油。使用过程发现,“最离谱的是指甲油,号称能水洗和能撕拉卸掉,其实沾了皮肤根本卸不掉。只能过几天自己脱落。”

 

  南都记者在淘宝等电商平台查询不少销量高的儿童彩妆产品的评价记录时看到,有不少消费者反映了产品的质量问题。如一款“儿童化妆品玩具套装公主生日礼物彩妆盒”产品,有用户评价“崽崽用了之后长了好多疙瘩”。此外,还有用户评价该产品有过敏现象。“过敏了,生日起来用了眼影和腮红,下午就过敏了。不敢再用了。”

 

  同样,京东网上购物平台上销量最高的一款产品评论区中,有多条以下评论:“孩子用了脸上起了好几个痘痘”“材料不好,不适合小朋友用”“两个孩子用了都过敏,起了一脸疙瘩”“指甲油气味刺鼻”等。

 

  希望有安全的产品,让孩子完成美育第一课

 

  家长李女士表示,自己的小孩有想模仿妈妈、想长大变美的阶段,有尝试买过一两次彩妆套装和口红等产品。为什么要购买儿童专用彩妆产品?李女士坦言主要是满足孩子的好奇心。“黄磊的女儿多多十多岁就自己化妆曾经引发妈妈们的热议。但实质上,现在的家长一般都比较开放,希望从美育角度也好好培养孩子,对化妆变美也持更开放的态度。”李女士表示,如果儿童化妆品足够安全,相信更多的妈妈会选择购买,让孩子完成美育的这一课。

 

  李女士也表达了对于儿童彩妆产品的担忧。首先是儿童彩妆产品不像成人品牌,有不同梯度的品牌可供选择,甚至目前还没有领军品牌;或者说是很多家长对这方面的知识是存在盲点的,所以购买时会存在担心。此外,由于儿童化妆品,是直接接触皮肤的,所以更担心是否有各种添加剂,伤害孩子娇嫩的皮肤。

 

  音乐老师李老师表示,自己日常工作中也给小朋友演出化过妆,都是在用成人用的产品,有条件的单位会根据老师提供的孕妇可用的牌子购买,有些单位节省支出成本就不会。“还有请化妆师,化妆师用的基本就不知道是什么了。都是看不到牌子的……安全隐患是存在的。”李老师坦言,对儿童彩妆产品不是很了解,确实也希望有儿童专业彩妆产品可供选择。

 

  市场走访

 

  多在玩具或文具店售卖,标示“彩妆”却无妆字号许可证

 

  今年五月中旬,南都记者对儿童彩妆市场进行了线下走访。从广州一德路地铁站出去,一整条街道都是批发贩卖儿童玩具的。南都记者在调查时共发现三家在售卖儿童美妆。此外,在万菱广场,也有售卖儿童彩妆产品的店,但这些店铺均以“玩具行”“文具店”等命名,并不是专门的彩妆产品店。

 

  此外,儿童彩妆产品的摆放位置也和其它玩具或者文具一样,不存在特殊区域售卖。从记者调查到的几家店铺来看,店铺内出售的儿童彩妆产品往往不止一种。产品类型有儿童美甲套装和儿童彩妆套装等,价格差异也较大,从10元到400多元不等。

 

  包装艳丽的“三无”产品在售

 

  南都记者注意到,目前市面上在售的很多儿童彩妆产品,甚至还有“无生产厂家、无生产日期、无产品合格证、无产品名称”等的“三无产品”,外包装艳丽类似玩具,装饰喜欢采用目前流行的动画片人物,很吸引儿童的注意。

 

  如一种形状仿照玩具类手提包,粉红色塑料包装,售价仅需10元,但是“无生产厂家、无相关合格证、无生产日期”等,包装上除了一个标签“NO:2266-8”的二维码以外没有任何的标识,南都记者扫描该二维码后也未显示任何信息。里面有两把类似眼影刷的刷子,几种颜色较为艳丽的眼影,一支小型口红。

  

标示“彩妆”却执行玩具标准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多数产品明显标有“彩妆”字样,有套盒会将彩妆产品和玩具混在一起售卖,且产品上会明确标明“彩妆”,但执行标准均为玩具类标准。

 

  如一款明显标有“彩妆饰品”“彩妆萌娃”的套盒,里面不仅有唇彩、唇油、指甲油等,还有化妆镜、洋娃娃等玩具产品。且彩妆产品都装在款式多样、放置在玩具里的盒子里。产品名称也标为“儿童彩妆玩具”,执行标准为GB6675.1-2014、GB6675.2-2014等,均为玩具安全的国家标准。产品成分包括滑石粉、白油等,并称产品可能含有致敏性芳香物质。

 

  还有一款名称为“蜜果彩妆笔记本”的产品,里面包括最多8种艳丽颜色的唇彩、眼影等。明确标明材质组成包括塑胶、彩妆,彩妆成分包括滑石粉、棕榈酸异丙酯等,但执行标准GB6675.1-2014等均为玩具类国家标准。

 

部分产品的生产标准为推荐性标准

 

  南都记者还发现,有些儿童彩妆产品虽有标准,但均为国家或地方推荐性标准,并不是强制性标准。如一款名为“叶罗丽”的凯利达心形美甲套装,售价168元。只有几款指甲油和一些指甲装饰器和贴纸,且还有一个自称“烘干机”的产品,类似成人用的指甲烘干机,材质为塑料,上面没有贴任何标识。标注了每款产品的具体成分,如水性可剥珠光指甲油成分为丙二醇、聚丙烯酸、着色剂等,闪粉笔也同样含有着色剂。

 

  此款产品有生产许可证为粤妆20160582,生产标准为闪粉笔GB/T 27575(化妆笔笔芯推荐性国家标准),指甲贴纸:Q/STJYL 06-2019,但并不能在“全国标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上找到,水性可剥珠光指甲油为QB/T 2287(II型)(指甲油推荐性行业标准)。

 

声称“拥有化妆品和玩具双重资质”

 

实际均参照玩具标准

 

  南都记者在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搜索“儿童彩妆”发现,相关产品销量可观,最高销量达9000+。主要有唇蜜、眼影、眉粉、高光、腮红、口红等,包装华丽,色彩明亮,以蓝色、粉色为主。甚至有的做成了三明治形状,很容易与食品混淆。许多产品都标称易上妆、易卸妆、清洗干净不残留等效用。产品许多以玩具的形式销售,且最小适龄为6-12个月。

 

  南都记者搜索发现,大多数儿童彩妆产品的商品详情介绍页面上,多为色彩艳丽、花样繁多的产品图片,基本没有介绍产品的生产厂家、生产许可证号、成分表、保质期等信息。

 

  有产品标称“儿童专用配方”,在南都记者的询问下客服发来了产品包装图,显示了产品具体成分表,但未显示具体参照标准和妆字号等信息。而对“儿童专用配方是什么”等问题客服并未做正面回答。该产品还显示“拥有化妆品和玩具双重资质”,客服发来了玩具3C证书及自称的“化妆品检测报告”,显示对“可溶性铅、锑、砷等的检测均为合格”,但南都记者查询到,此检测报告参照的GB6675.4-2014为玩具国家标准。

 

  监管新规

 

  儿童化妆品将有专门监管规定

 

  近日,国家药监局官网发布《儿童化妆品监督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供年龄在12岁以下(含12岁)儿童使用的化妆品”(即儿童化妆品)应当在销售包装展示面显著位置标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规定的儿童化妆品标志。非儿童化妆品不得标注儿童化妆品标志。此外,对于产品标识“适用于全人群”等词语或相关暗示产品使用人群包含儿童的普通化妆品未按照儿童化妆品备案的,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惩戒。

 

生产儿童化妆品应进行安全性评价

 

  在儿童化妆品研制方面,《征求意见稿》提出,儿童化妆品配方设计应当遵循减少配方所用原料的种类,并结合儿童生理特点,从原料的安全、稳定、功能、配伍等方面评估所用原料的科学性和必要性;不允许使用以祛斑美白、祛痘、脱毛、除臭、去屑等为目的的原料。

 

  儿童化妆品应当通过安全评估和毒理学试验进行产品安全性评价。化妆品注册人、备案人对儿童化妆品进行安全评估时,在危害识别、暴露量计算等方面,应当考虑儿童的生理特点。在生产环节中,为了防止产品混淆,化妆品注册人、备案人、受托生产企业应当采取措施避免儿童化妆品性状、外观形态等与食品、药品等产品相混淆,防止误食、误用。

 

  非法添加有害物质依法从重处理

 

  据了解,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组织化妆品技术审评机构制定专门的儿童特殊化妆品审评指导原则,对申请人提交的注册申请进行严格审评审批。化妆品备案管理部门应当对所有的儿童化妆品备案资料进行技术核查,重点对产品安全性资料进行核查,发现不符合规定的,依法从严处理。

 

  生产经营监管方面,《征求意见稿》提出,省级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应当按照风险管理的原则,结合本地实际,将儿童化妆品注册人、备案人、境内责任人、受托生产企业列入监管重点对象,明确监管措施。负责药品监督管理的部门依法查处儿童化妆品生产违法行为时,有使用禁止用于化妆品生产的原料、应当注册但未经注册的新原料生产儿童化妆品、在儿童化妆品中非法添加可能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等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规定的情节严重情形。

 

  全国多地开展儿童化妆品专项督察行动

 

  近期儿童化妆品市场已成为监管整顿的重点。今年国家药监局发布了《国家药监局综合司关于开展儿童化妆品专项检查的通知》(药监综妆〔2021〕15号)。针对儿童化妆品等领域,全国包括广东、安徽、宁夏多地从生产、经营等多环节开展了专项督察和检查活动。

 

  如今年6月,广东省药品监管局组织全省各地市县区局开展儿童化妆品经营环节专项督导检查,重点对辖区内母婴用品专卖店、商场、超市等经营的儿童化妆品开展监督检查,对经营企业是否建立索证索票制度、产品标识标签是否规范、是否存在夸大或虚假宣传、进口儿童化妆品有无检验检疫证明等进行仔细检查,严厉打击经营“三无”、过期或自制化妆品,明示或暗示治疗功能与药用疗效,非法添加有害物质等违法行为。

 

  专家观点

 

  希望出台针对儿童化妆品的法律法规

 

  中山大学化学院理学博士、主要从事化妆品的教学和功能化妆品研发与公众科普教育工作的叶剑清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专门针对儿童化妆品的相关规范是《儿童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如果产品宣称是儿童化妆品,就必须要按照这个规定来执行。其次,还有一些专门针对产品的具体标准。“儿童化妆品相关法律法规目前散落在各个法律法规之间,希望监管部门能出台专门针对儿童化妆品的法律法规,把各个相关的法律法规整合在一起。”叶剑清表示,这样无论对于监管还是对于企业研发生产,包括对消费者教育,都能有更好的参照。

 

  据叶剑清介绍,如果产品明确标称为“美妆、儿童美容、儿童彩妆”,那么产品必须有生产许可证、生产厂家等资料,如果缺少这种资料的话,产品是肯定不合格的。如果产品写的是玩具的标准,却标称儿童彩妆,毫无疑问是肯定不行的,“这些更多是市场上打擦边球做法。”

 

  其实,国家对儿童产品有更严格的规定,儿童化妆品和一般化妆品在规定上有很细的区别。叶剑清介绍,如成分上的规定,水杨酸在成人化妆品和儿童化妆品的最大的允许浓度是不一样的。另外是生产的环境和生产条件,车间里面的卫生洁净程度的要求又不一样,儿童用的化妆品跟眼部用的彩妆等产品,对卫生条件的要求高于一般的化妆品。这些按规定有详细列举,且会有药监局等专业规范人员去不定期检查。

 

  叶剑清表示,《儿童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化妆品行政许可规范》等都会规定,儿童化妆品在上市之前去做一些皮肤、眼睛的测试等,提交这些资料才能去审批。假如其中使用了香精香料等导致这些测试不合格,就只能改配方。

 

  南都记者注意到,很多儿童彩妆产品内都有一种比较常见的成分叫“滑石粉”。叶剑清表示,依据相关规定,滑石粉内是不允许检测出致癌物质石棉的。

 

  消费者要如何确保儿童彩妆产品内没有石棉等有害物质?叶剑清表示,国家监管会趋于更科学严密的严格,如在厂家生产和事后监管机制方面。从今年开始,厂家必须新设一个“质量安全负责人”岗位,所有采购的原料进库、生产的产品出库都要有质量安全负责人的签字。其次,如相关部门在事后监管发现产品出现问题,相关部门就会按照严重程度来对其进行惩罚。轻则吊销质量安全负责人证件,重则终身禁止进入这个行业,甚至涉及刑罚层面。

 

  如何更安全地选购儿童彩妆产品?叶剑清表示,选购儿童彩妆产品等化妆品时,不要盲目地被种草,无论是广告还是那些网红博主,要学会识别一些基本的成分,包括信息搜索的知识。例如,国家药监局有一个名为“化妆品监管”APP,如果在里面查不到产品及它的一些成分,说明产品的来历可能有问题,那消费者就要避免去选择这种产品。

 

  如何更安全地使用儿童化妆品?叶剑清认为,作为父母,应该有个基本的安全风险的意识。使用儿童彩妆产品,最简单的安全就是避开三个高风险的部位,眼部唇部手部。使用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用量尽可能少,晚上及时卸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