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消委为大家 维权不分你我他
首页 > 消费新闻 > 正文

种植牙出厂卖几百元 种一颗却上万元

来源:南方都市报 发布时间:2021-09-14 12:42:06

近日,浙江省宁波市医保局发布《关于进一步明确医保历年账户支付种植牙项目的方案(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称通过制定医保支付限额工作,将打破现行种植牙价格体系。“征求意见稿”中要求,种植牙收费构成为材料费+医疗服务费,目录内的国产品牌种植牙收费标准为每颗3000元,目录内进口品牌种植牙收费标准为每颗3500元。在材料费上,国产为1000元,进口为1500元。但两者医疗服务费均为2000元。

 

这意味着,如果相关征求意见稿通过,在宁波,过去一颗动辄上万的假牙将要大幅降价。

 

作为医疗行业中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口腔医疗,出厂价百元左右的假牙等口腔医疗材料,动辄在机构卖出万元以上的价格,因此被冠上了“暴利”的标签,那么它们到底贵在哪里?

 

对此,南都药企合规与发展研究课题组,对包括假牙在内的口腔医疗耗材的上市公司进行统计后发现,上游生产端平均毛利率虽然接近54%,但净利率最高的仅约合21%,其中相关公司的费用支出,主要集中在内部人员的薪酬支出等。

 

平均毛利率近54%,不及医美等行业

 

  虽然口腔被业界认为是千亿规模的黄金赛道,但课题组注意到,资本市场上涉及口腔医疗材料生产的上市公司甚少。

 

  经过梳理后,有口腔修复膜管线的正海生物、隐形矫治器的阿莱技术(即爱齐科技,隐适美母公司)和时代天使,种植牙为主业的现代牙科,及几乎涉及所有口腔医疗管线的家鸿口腔(披露招股书),是目前已上市和正在上市的口腔医疗材料公司。

 

  即使所处赛道不同,不过课题组透过上述五家机构的部分财务数据,也了解到口腔医疗材料在生产端的具体情况。尤其是产品毛利率方面,正海生物生产的口腔修复黏膜毛利率最高,毛利率达90.8%;家鸿口腔的金属类固定义齿毛利率最低,仅为28.4%。

 

  通过上述产品毛利率计算,理论上来看,目前口腔医疗材料的平均毛利率在53.76%。

 

  据此前课题组统计的医美植发及植发行业生产端的毛利率,医美玻尿酸的毛利率在81%至93%之间,植发行业(目前仅雍禾植发提请上市)毛利率在70%至76%之间。由此来看,口腔医疗材料尤其是假牙等,毛利率不及医美玻尿酸和植发行业。但是与其他外业,尤其是制造行业相比,口腔医疗材料仍属于毛利处于中上水平的行业。

 

  净利率普遍不足3成,部分公司费用花到“人员福利”上?

 

  从上述毛利率数据中可以看到,假牙等口腔医疗材料是属于成本相对较低的行业,但其实际赚钱能力,是否对得上“银牙”这一外号?

 

  有意思的是,课题组在计算上述上市公司(正海生物口腔管线仅为其中一条管线,因此不作纳入统计)的净利率时了解到,涉及公司净利率在13%至21%之间,其中最高的为阿莱技术的20.99%;与动辄破50%的毛利率相比,中间相差较大。

 

  据了解,毛利是指营收扣除成本后,剩余可支付各项费用和形成盈利的资金;而净利是扣除各项费用和税金后的金额;净利率与毛利率之间相差较大,则意味着相关公司可能在费用等方面存在较大支出。对此,课题组对上述公司的财报中涉及的费用支出进行统计。

 

  从费用支出情况来看,除统计口径有区别的美股阿莱技术外,相关公司的费用支出倾向点也不一样。港股时代天使和现代牙科,主要是在管理费用支出较大。根据时代天使解释,管理费用(行政开支)增加主要是公司上市以及新冠疫情增加员工福利;现代牙科则表示,行政开支大幅增加,是应对销售额增长而增加的劳工成本。

 

  暂未上市的家鸿口腔,其费用支出中销售费用则占据大头,按照2020年全年数据,合计为4285.92万元。课题组从家鸿口腔的招股书中发现,家鸿口腔销售费用主要支出为职工薪酬(即业务销售提成),合计1497.2万元,而产品返修和市场服务费分别为902.39万元和976.54万元。课题组也注意到,家鸿口腔的销售费用率为14.5%。

 

   材料本不贵,贵在“人工费”?

 

  从整个产业链的角度来看,口腔医疗材料被称之为“暴利”,更多是形容终端售价。

 

  课题组了解到,除了家鸿口腔披露了其假牙的基本出厂价外,其他上市公司均未披露出厂成本价。透过家鸿口腔的招股书,该公司生产的固定全瓷义齿销售均价分别为314.70元/颗、312.85元/颗和309.27元/颗,然而其单位成本分别为113.12元/颗、116.33元/颗和126.35元/颗。

 

  但课题组也注意到,在相关口腔治疗终端,种植牙的价格,一颗可能在1200元或以上,而贵的则高达数万元;另外涉及到牙齿正畸等,在价格8000元或以上。根据多家券商研报显示,口腔治疗费用主要流入下游治疗终端,用于支付医师费用、市场推广费用、购买医疗设备和口腔医院盈利等。而耗材费用实际占比不超过25%。

 

  作为目前医疗行业中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口腔医疗行业,公立医疗机构和社会资本机构几乎是处于同一起跑线竞争,二者服务价格差异不大。因此,部分口腔医疗上市公司的财报,可以看出口腔治疗主要费用构成。课题组查阅了通策医疗和瑞尔齿科财报了解到,口腔终端的治疗定价,主要是为相关人员的薪酬“埋单”。

 

  课题组注意到,上述提到的宁波将种植牙纳入医保的征求意见稿,1000至1500元的材料费用,以及固定2000元的医疗服务费,实际上也是按照目前口腔治疗中的成本构成,分别进行压价。另外,课题组也留意到,宁波方面的探索,是以医保个人账户支付来支付种植牙,这一定程度上也是减轻医保的压力。

 

  对于宁波能否顺利将种植牙用医保进行支付?落地后对整个口腔治疗行业带来哪些影响?南都药企合规与发展研究课题组将持续关注。